從流行歌詞到一代文學

在中國文學史上,唐詩宋詞每每並稱,同為一代文學。現在我們看詞這種文體,也總覺得它的地位很高,少接觸古典文學的更認為是遙不可及的文物。殊不知詞原來只是唐宋時代的流行歌詞,以娛賓遣興為主,有若現代的流行歌。現代人可以走進卡拉OK房高歌一曲,或抒懷洩忿,或娛己娛人。唐宋人雖無如此設備,但卻可以在花間樽前,拍按香檀,唱詞助興。

詞起源於唐宋。隨著經濟繁榮和文化生活需要,詞這種綜合中外特色的新興樂曲很快便受到皇室貴冑、大官商人以至一般平民百姓的歡迎。據龍榆生所說,那時的詩人都以自己的詩篇能夠被樂家所採用,配上流行曲調,給歌女演唱而引為莫大的榮寵。後來的詩人更在潮流風氣的影響下,按譜填詞,於是長短句的歌詞便逐漸盛行起來了。

詞以娛賓 小道末技

詞以娛樂為目的,題材自然多描寫風花雪月、兒女之情等俗世情懷。試想想在樽前月下的氣氛中,手執紅牙板的16歲、17歲女郎高歌經濟民生等議題,實是格格不入,大煞風景。敘寫美女與愛情的題材固然為世人所喜愛,但是這類題材卻又容易流於淫褻輕薄,降低詞的品位。因此在宋代,尤其是北宋,作娛樂用途的詞通常被視為小道末技,不為時人所重。據歐陽修《歸田錄》載,錢惟演自言平生好讀書,「坐則讀經史,臥則讀小說,上廁則讀小詞。」錢惟演是北宋的政治家,他好讀書,但對書的態度卻因書而異。讀經史一類的典籍時,正襟危坐,神態嚴肅;讀小說則臥在床榻之上,神情自然是悠閒輕鬆;至於詞,大抵是上廁所時隨手拈來,以消磨時間之用。從錢氏讀詞的態度便可知,詞體地位的卑下,連小說也比不上。

隨寫隨散 滿足大眾

詞不受重視還可以從北宋文人的文集中看到端倪。北宋文人早期所填的歌詞大抵都是不編入文集的,多是在樽前清唱,隨寫隨散的。唐宋詞人填詞多是玩票性質,不以詞揚名於世。唐溫庭筠、宋柳永靠稿費維生,可能算是早期的職業填詞人。他們年輕的時候流落江湖,坎坷不遇,出入於秦樓楚館之間,以求心靈上棲息。他們所填之詞一方面滿足了普羅大眾的俗世情懷,一方面又抒發了文人士大夫的際遇經歷,逐漸將詞由民間俗曲帶入了文學的殿堂。歷代詞人經過數百年的努力,從不同角度推尊詞體,終於使詞成為與詩歌並尊的文體,不再是小道末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