市井粗言與文人穢語有別?

近日往訪某中學,在走廊等待活動開始之際,耳邊從四面八方傳來了紛紛雜雜的穢語粗言。壓抑厭惡之情,用「這正好是了解青少年日常語言習慣的好時機」來作自我勸說後,我還真的可以「靜靜地」聽了近10分鐘;也還「慶幸」的是,他們見到外來訪客,仍有顧忌,仍有自知。髒話,仍是髒的!說髒話,人也似乎看來骯髒一點。

網絡行義 勿忘「實幹」

現今社會資訊發達,網絡力量更有逐漸取代傳統傳媒監察社會角色的趨勢,揭露不少社會問題,如近日的護老院風波、家傭虐兒事件等,都是先從網絡發布信息,再引起輿論,從而促使有關當局正視問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