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氣女帝也有柔情時

武則天(公元624-705),并州文水縣(今屬山西省)人,是中國歷史上唯一掌握君權而得到普遍承認的女皇帝。唐太宗賜號「武媚」,於高宗時初為昭儀,後為皇后(尊號為天后),與高宗李治並稱二聖。她於公元690年自立為武周皇帝,並在705年退位以後,成為歷史上唯一的女性太上皇,並改名為「曌」(意即認為自己好像日、月一般,高掛於天)。史家對她從政的功過,眾說紛紜、褒貶不一;武則天除了在政治舞台留名萬世,在文學史上亦留下足跡。據《全唐詩》所載,武則天存詩四十餘首;作品多記述自身以外的事物,或寫饗歌祭樂、或寫遊宴山水等。若想從詩歌了解她的內心和性情,則不能略過她的《臘日宣詔幸上苑》和《如意娘》兩首作品。先看武后寫的《臘日宣詔幸上苑》:

明朝游上苑,火急報春知;花須連夜發,莫待曉風吹。

全詩短短四句,只消二十字,即道出武則天的氣魄:武后打算隔天到皇家的園林賞遊,於是命令司春之神,要讓草木在臘月連夜開花,且不容有絲毫延誤,好供她及時觀賞。從來人力皆難以抵抗自然,但武則天把信心和決心寄情詩文,以命令的語言來宣示她君臨天下、唯我獨尊的形象。即使如此,若我們以此詩來跟《如意娘》對照,即能窺見武后縱然果敢篤定,還是無法免卻為情所困:

看朱成碧思紛紛,憔悴支離為憶君。不信比來常下淚,開箱驗取石榴裙。

武則天自十四歲入宮,是太宗李世民的才人。太宗崩後,按當時的規定出家感業寺;後來高宗繼位,又把武則天召回宮中,並立為昭儀(古代後宮的女官封號)。後世從詩意推斷,認為《如意娘》可能是武則天削髮為尼時的作品,短短四句,盡是淒惋落寞的愁懷:武氏先從詩中人心神恍惚起筆──「看朱成碧」一語,讓人想起南朝梁王僧孺《夜愁示諸賓》的「唯知心眼亂,看朱忽成碧」;紅、綠兩色在色譜上,剛好屬對比色,我們一般不會混淆兩者。正因人把「朱紅看成碧綠」是如此不合常理,就更能表現那種被思念所苦、精神難以集中的心情與狀態。心神不定、憔悴堪憐,只因「憶君」所致,兩句寫來言簡意賅,同時展現寫詩的要領:以自身視覺紛亂、容顏未修的外在證據,描繪主角內心的折騰幾許。末後兩句寫得明白如話,直道不敢相信,近日自己怎麼落淚連連,即連忙打開衣箱,取出紅裙察看,是否留有淚痕點點。

除了透過《臘日宣詔幸上苑》來了解武后的女皇氣魄外,我們亦可從《如意娘》的字裡行間,稍稍得知這位一代女皇,還是會有被情所困之時。武則天以女性身份管治天下,權蓋群雄;儘管後世論者詬其謀奪李唐社稷,武后還是存有溫婉柔弱的一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