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譯外來詞語 各地各施各法

生活在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,許多字詞都是由外來語音譯而來的,如「沙發、朱古力」等。然而,這些字詞卻流傳着不同的寫法,如「三文治」可以寫作「三明治」;天婦羅的「婦」也可寫作「扶」或「麩」。在中小學的語文課,學生還要有意識地以書面語寫作,如「的士、三文魚、吞拿魚、士多啤梨」等常用音譯詞,必須寫成「計程車、鮭魚、鮪魚和草莓」。若然不懂從用字及其語法結構來理解這些字詞,就經常會產生疑問:到底這個是不是「中文」來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