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流行小說到學術經典

全港首個以名作家查良鏞博士為主題的展覽館早前正式開幕,是香港文化博物館的常設展覽。金庸武俠小說膾炙人口,早有「凡有華人之處,就有金庸小說」之譽。在上世紀,就有不少移居海外的家庭以金庸作品為子女中文讀本,以吸引學童「看中文書」,進而了解中華歷史、文化。

語文遊戲講創意 禍不單行作春聯

去年曾談過內地文言今用的現象,想不到本港也有類似的熱潮,今年書展新書《香港語文-聽陳蕾士嘅秘密》即以廣東話重新演繹20篇經典中文科範文,包括古文《六國論》、《論仁、論孝、論君子》、《歸去來辭》等,不少網民如獲至寶,笑稱此書如能早點面世,自當能在公開試中取得佳績,可見文言在不少人心中仍有艱澀難懂之印象。

飛狐知己 毒手丫頭

電視台每隔數年就翻拍武俠小說名著,金庸的作品更是久踞翻拍榜首,十多二十年間已不知有多少郭靖黃蓉、楊過小龍女了。電視台選取《射雕》、《神雕》作改編劇本,除故事動人、情節波瀾起伏外,俊男美女的人物形象更是擄獲觀眾眼球的主要原因。但眾多金庸小說中,筆者卻獨愛《飛狐外傳》。恩怨情仇、愛恨交纏等武俠小說必備元素,自不用多言,難得的是女主角與別不同,一反常規以醜女為女主角。

思考重技巧 多想勝多看

一直以來語文老師都愛教導學生要「多讀多寫」,多運用才能提升語文水平,使用頻率與語文水平似乎是成正比的。通訊科技的發達常被質疑是語文水平下降的其中一個「兇手」。現代人書寫的機會越來越少,親朋好友聯繫感情固然以通訊軟件作主要溝通工具,不在乎語文是否合乎規範,只要能傳情表意,僅有的一兩個關鍵詞語再配上表情符號已足夠運用;尤有甚者,處理嚴肅公務,例如辭呈,亦有人選擇以WhatsApp、微信交代;近來更流行使用通訊軟件的錄音信息功能,以說話代替文字和表情符號,連僅餘的數個字詞都不用了,文字使用率再創新低。久疏戰陣,無怪年輕人的書寫能力每況愈下。

讀詩煲劇聽歌 皆能學「靜好」

文本細讀是文學欣賞的基本功。在課堂上閱讀作品的時候,老師常常會引導同學注意文本各部分的細節,以及它們之間的連繫和呼應。如果作品有不同版本,老師也會教同學注意各版本之間微細的差異和它們各自的不同效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