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立內在價值 在新時代覺醒

哲學大儒成中英先生在《新覺醒時代-論中國文化之再創造》一書提到,人類正身處巨大的時代變化之中,社會潮流、客觀現實都不會因為人的意志改變而逆轉。要能使人處此而臨危不亂,讓人面對洪流而不隨波逐浪,我們必須建立人內在的價值,從而激起人在新時代之中的覺醒。

詩道禪道皆妙悟

嚴羽《滄浪詩話》提過「大抵禪道惟在妙悟,詩道亦在妙悟」。又說「其妙處透徹玲瓏不可湊泊,如空中之音、相中之色、水中之月、鏡中之象,言有盡而意無窮。」什麼是妙悟?不可湊泊,又如何可悟?音、色、月和象,一下子消逝,捉不緊,抓不住,今是而昨非,昨是而今非,如何把握事實的真相?最終如何可以得到覺悟?禪境和詩境如何湊泊?中國的詩歌理論受禪佛教影響,詩歌與禪宗接通了,自是境界翻了幾番。

思量不思量

谷歌、蘋果的企業文化都在不同的場合提及禪佛文化。這些企業認為禪佛思想有助機構的發展,注入禪佛文化可以幫助研發科技,製造產品,為人類帶來快樂,推動持續發展。細心想一下,用宗教思維來指導企業發展的方向,似乎不容易說得通。

夢中夢誰為真幻定分界

人出生即離不開夢境,夢境與現實的討論在現代學術的分科來看,是心理學的範疇。夢境是潛意識的反映,心理學家認為人的情感與意識活動,可以從夢境之中略知一二。中國古代又如何看待夢境呢?中國文學的主題,很喜歡用夢境交代人生的真相,反襯人生的荒唐與荒謬。《莊子》的蝴蝶夢、《南柯太守傳》的黃粱夢、《紅樓夢》所說的太虛幻境,無不用夢境來表述人生,成就永恆的文學主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