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溯《詩》三百 談古今比喻

比喻是常用而好用的一種修辭手法,我們很早就已學會它的3種類型:明喻、暗喻和借喻,並隨時說得出「本體」、「喻體」和「喻詞」指的是甚麼。跟許多修辭手法一樣,比喻古來有之,追溯到《詩》三百篇,就有不少比喻,其中有一首〈碩人〉,形容女子的美貌,用了「手如柔荑,膚如凝脂,領如蝤蠐,齒如瓠犀,螓首蛾眉」。詩中作為「喻體」的事物,在我們今天想像來,也許有點隔閡,然而在當時是常見的。

談「意」說「象」

文藝創作有一種手法,稱作「意象」,字面上看起來有點朦朧費解,然而卻是極簡單易明的:將一種物件(象)賦予情感、情緒(意),便成一個「意象」。舉例來說,玫瑰是一物件,當「玫瑰」一詞出現於一首詩中,它可能含有「危險」、「浪漫」、「愛情」等等意思,這樣一來,玫瑰便不純然是一物件了,而是一種「意象」,帶著作者賦予的特定情感。中國古典詩詞中,意象運用的例子多不勝數,其中一個非常突出的意象,可說是「月亮」。「月亮」是一星體、自然物象,本沒有任何情緒情感而言,但詩人望著它,產生許多聯想,進而賦予所思所感,而這所思所感,在許多古典詩詞中所呈現出來的,是「思念」、「思鄉」。

狂放的杜甫 憂國的李白

翻開任何一本中國文學史,唐朝兩大詩人——杜甫和李白——的介紹是一定少不了的。杜甫憂國憂民、忠君愛國,因此後人加給杜甫「詩史」、「詩聖」的稱號;而李白則極愛飲酒享樂、追求仙道,由此獲得「詩仙」的尊稱——這是我們讀文學史所知道的杜甫和李白的大致面貌。不過,如果我們對兩人的描述僅止於此,那麼我們對他們的認知其實並不全面。他們是「人」,不是雕像,這說明他們有著多樣的「面目」:吟哦「吾廬獨破受涷死亦足」的杜甫,也有狂放不羈的時候;豪言「千金散盡還復來」的李白,也有著為國為民謀福的抱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