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中文組於2011年獲邀在《文匯報》開闢《中文視野》專欄,撰寫與中國語言、文學、思想及文化有關的學術文章,以饗讀者。文章內容深入淺出,題材源於古代經典,也來自當代生活,信手拈來,宜古宜今,旨在啟發智慧,開拓視野,提倡人文精神。

中文組全體老師衷心希望文章可以點染中國文化的過去、現在和未來,引發思考,打開讀者心中的一片天空。

宋定伯賣鬼 人心最可怕

孔子說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。活在人世間,比問鬼神事來得更為重要。《呂氏春秋.慎行.疑似》寫奇鬼戲弄人,人自以為聰明,最後卻反而受其戲弄,誤殺親人,造成悲劇。奇鬼並非什麼超自然的存在,反而與人在同一空間一起生活。這點與在萬聖節之中,人扮成各種妖魔鬼怪,人鬼同道有異曲同工之妙。在干寶的《搜神記》第十六卷之中,有宋定伯賣鬼的故事,人反過來戲弄鬼。

真假分不清報仇殺錯人

依據西方傳統,每年萬聖節,由人去扮演妖魔鬼怪。參與扮演鬼怪的人,向他人討糖,如果對方不給糖果,鬼怪就把自己的歡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身上,集驚嚇和快樂於一身,萬聖節就這樣渡過。按《論語》所說,孔子敬鬼神而遠之,與鬼怪保持距離。不過,中國古籍卻有鬼怪假扮成人類去戲弄人的故事。

副詞述語遠近 可知概念親疏

同學在學習漢語句子成分時,都面對一個難題─狀語到底是如何辨別的?從其分佈位置來看,狀語可以出現在主語之前和主語述語之間,主要是修飾句子中的述語。在詞類中,副詞是主要擔當狀語成分的,它不同的分佈位置是如何影響述語的呢?

下句無轉折 其實是濫用

不知大家有否留意日常對話的用語?近年在不同場合或媒體,都會聽到一個非常突兀的詞語──「其實」。它出現頻率之高,傲視同儕,讓聽眾心煩意亂,甚或摸不着頭皮!何解?這就得追溯它的本義和現今語境的差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