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中文組於2011年獲邀在《文匯報》開闢《中文視野》專欄,撰寫與中國語言、文學、思想及文化有關的學術文章,以饗讀者。文章內容深入淺出,題材源於古代經典,也來自當代生活,信手拈來,宜古宜今,旨在啟發智慧,開拓視野,提倡人文精神。

中文組全體老師衷心希望文章可以點染中國文化的過去、現在和未來,引發思考,打開讀者心中的一片天空。

古人愛白滑 男女皆敷粉

現代人偏愛淨白皮膚,常言「一白遮三醜」。大家可知古人對皮膚又有何要求?先看看以下的例子。《詩經.衛風.碩人》中提到「手如柔荑,膚如凝脂。」;《莊子.逍遙遊》中亦有「肌膚若冰雪,綽約若處子」之句。「凝脂」、「冰雪」都是形容皮膚質感細緻光滑,顏色潔白。

金箔拼成花 花鈿貼眉間

近年古裝劇熱潮不退,角色的對白、造型均成談資。近日播映的港劇《深宮計》中,太子妃的花鈿與某品牌的標誌一式一樣,就被網民戲謔為「植入式廣告」。而青鳥翠鈿(即青鳥造型的花鈿)在劇中亦成為殺人兇手轉移視線的工具之一。

名字含父母期望

鄭愁予和賈平凹的名字,恐怕是給人唸錯得最多的作家了,至少在我耳邊聽到的是如此!難怪的,誰叫詩人如此浪漫的從《楚辭》:「目眇眇兮愁予」及辛棄疾《菩薩蠻》:「江晚正愁予」中取來這滿懷故土家國的「愁我」名字呢?讓人「美麗的錯誤」地誤讀作「給予」的「予」,也是很自然的。(編按:應讀作愁「余」)至於賈平凹的「凹」,錯讀成「凹凸」的凹或「坳」更是常有。雖然查閱字典,這字的第一注音正正就是讀作「蛙」,可是日常生活中,卻不常用呢!而如果再要一般非文學愛好者,去知道他的原名就是「平娃」,然後他如何將「娃」轉作「凹」,那就真是有點強人所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