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中文組於2011年獲邀在《文匯報》開闢《中文視野》專欄,撰寫與中國語言、文學、思想及文化有關的學術文章,以饗讀者。文章內容深入淺出,題材源於古代經典,也來自當代生活,信手拈來,宜古宜今,旨在啟發智慧,開拓視野,提倡人文精神。

中文組全體老師衷心希望文章可以點染中國文化的過去、現在和未來,引發思考,打開讀者心中的一片天空。

文學理論中的「後」思考

文學理論中的「後」思考,批判大眾認同的文化觀念,質疑主流意識形態的「常識」。例如,殖民主義一直向被殖民者灌輸宗主國的價值觀和思考模式,透過優越感和同化手段令他們日益疏離自身的本土文化,以致殖民者退去後,被殖民者在政經文化各方面的發展,仍受西方約定俗成的文化思想和傳統價值體系所影響。值得注意的是,當西方這套經營模式移植到東方時,兩者在現實執行、持續運作、大眾認受等各個層面上,必然有所落差,甚至產生許多矛盾(諸如民族意識、歷史尋根、本土性等)。

「後」理論提質疑反思

這學期教「當代文學理論與中國文學」,發現同學最容易混淆的,就是文學理論中的「後」思考。其實,後結構、後殖民、後設等理論中的「後」,皆不只是簡單地指向先後次序的「後」,而是對前一個相關理論的反思、質疑,甚至顛覆。

骷髏骨頭不怕死從容自在更快樂

中國古籍所談及的鬼,可以假裝為自己的親人,可以化身為羊,也可以成為骷髏骨頭,各適其適,創意無限。在《莊子.至樂》篇之中,就寫莊子遇到骷髏骨頭,跟其談論起生死大事。《說文》認為:「鬼,人所歸為鬼。」《禮記.祭義》又說:「眾生必死,死必歸土,此之謂鬼。」人入土為安,肉身化而為骨頭,是人的存在狀態,也是死亡的形式,莊子都視之為平常。

宋定伯賣鬼 人心最可怕

孔子說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。活在人世間,比問鬼神事來得更為重要。《呂氏春秋.慎行.疑似》寫奇鬼戲弄人,人自以為聰明,最後卻反而受其戲弄,誤殺親人,造成悲劇。奇鬼並非什麼超自然的存在,反而與人在同一空間一起生活。這點與在萬聖節之中,人扮成各種妖魔鬼怪,人鬼同道有異曲同工之妙。在干寶的《搜神記》第十六卷之中,有宋定伯賣鬼的故事,人反過來戲弄鬼。

真假分不清報仇殺錯人

依據西方傳統,每年萬聖節,由人去扮演妖魔鬼怪。參與扮演鬼怪的人,向他人討糖,如果對方不給糖果,鬼怪就把自己的歡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身上,集驚嚇和快樂於一身,萬聖節就這樣渡過。按《論語》所說,孔子敬鬼神而遠之,與鬼怪保持距離。不過,中國古籍卻有鬼怪假扮成人類去戲弄人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