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無達詁

西漢思想家董仲舒在《春秋繁露》裏提到「《詩》無達詁」的概念,這句話本來應是特指《詩經》的作品而言,後來引申至其他詩作。「達詁」是指通達、確切的解釋,在文學課堂上,這是不少學生對學習內容的期望。其實除了詩歌,即使是其他類型的文學作品,如散文、小說、詞曲、劇作等,讀者對其內容的看法和解釋,往往難有定說。在基礎教育的階段,具體來說諸如小學、中學,教程往往為學子提供所謂的「標準答案」,這種做法是情有可原的,否則便會加大了評核學習表現的難度。但在課堂以外,我們不妨容許自己對事情抱有一種以上的看法,讀詩詞等文學作品如是,學習如是。

非常名字

「唔怕生壞命,最怕改壞名」這句大家耳熟能詳的廣東諺語,當中的情況孰真孰假,我們無從得知,但從名字中卻可一窺家中長輩的期許。家長每次為小朋友想名字便如臨考試,既要思慮當中意思,又要考量每個讀音,避免他朝被頑皮的同窗借題發揮,變成混號;考究一點的,可能還要配合八字命理。是以每一個名字都是形、音、義的結晶品,滿載父母親人的心意。

要知道自己身在局中  同理心的思考(三之二)

要知道自己身在局中

台灣小學教科書上有一則我們耳熟能詳的寓言故事──父子騎驢。說父子要到市場把驢子賣掉,婦女看到他們仨,就說父子不騎驢子走路,真愚蠢!父親聽後著兒子騎在驢子上。及後遇到老人家,老人家批評兒子獨自坐在驢子上不孝,父親聽後就自己坐上去,兒子下來。一會兒,父子遇到一群婦女和小孩,他們覺得只讓兒子走路很累很辛苦,父親就又把兒子拉到驢上去一起坐。到市場了,有人覺得驢子可憐要承受兩人的重量,父親竟跟兒子合力抬起被捆綁著的驢子走進市場。此時,眾人皆笑,兩父子狼狽非常,在混亂中驢子掙扎跳到河裡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