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統文人的理想生活

前一陣子,我去了日本京都大學研修中文。中文研究室位處文學部七樓,窗外一片青蔥,遠眺大文字山,確是問學的好地方。於是,每逢星期三下午,我與研究室的同學在文學部的圖書館舉行讀書會。有次我們翻到南宋方鳳(1241-1322)的〈答仇仁近〉詩。全詩用字淺白,表現對山林之趣的嚮往。其中有言:「竹徑鳴騶斷,芝壇野鹿多。」第一句似乎寫清幽,第二句以道教文學常用的芝壇、野鹿意象賦予作品隱世意味。方鳳為什麼要以「鳴騶斷」寫清幽? 我們最初解讀其為馬嘶叫之聲漸落,故有清幽之意;不過與下一句超然物外的神態不合。這兩句詩的用字雖然淺白,但是我們未能把它讀得透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