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乎者也

倉頡、速成等中文輸入法,真的為現代人的文書工作,帶來很大的便利,可是也帶來另一個影響:我們更容易執筆忘字。上述兩種中文輸入法都是將漢字的結構分成字首、字身,再取當中的頭尾碼另行組字。使用中文輸入法久了,有時或許會忘記一些多筆劃字的精確寫法;甚或忘記那個字應怎樣寫時,便打開電腦,在文書檔案中輸入頭尾碼,再在清單中尋找所需要的用字。相信這些,都是不少現今都市人曾有的書寫經驗,也證明我們越來越倚賴電腦輸入法,可是我們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,電腦所提供的字形都是全對的嗎?與傳統的書寫字形,真的毫無分別?

中國語文的感情

「每逢學期尾,我除了忙於日常教學、批改作業外,就是跟學生會面。同學們在準備習作、論文與報告時遇上疑問,都會把握每一個機會向老師提問:在課室外、升降機裏、走廊上,甚至食堂排隊買東西吃時,我隨時都會遇到「問題學生」。曾經不只一次,同學們一見到我就心急地說:「曾老師,你幾點得閒,我想見你。」我頓時感到有點疙瘩,之後就回應說:「好的,就約XX時在辦公室見面吧﹗」「我想見你」這句話語態直率,清楚表達要求,在日常生活,如朋輩、親人、情侶之間的對話中常見。然而,在上述師生對話的語境中,學生求教於老師,如果用「我想見你」便不太禮貌,甚至令人感到像是上司有事要吩咐下屬說:「xxx我想見你,你到我辦公室來﹗」

談「意」說「象」

文藝創作有一種手法,稱作「意象」,字面上看起來有點朦朧費解,然而卻是極簡單易明的:將一種物件(象)賦予情感、情緒(意),便成一個「意象」。舉例來說,玫瑰是一物件,當「玫瑰」一詞出現於一首詩中,它可能含有「危險」、「浪漫」、「愛情」等等意思,這樣一來,玫瑰便不純然是一物件了,而是一種「意象」,帶著作者賦予的特定情感。中國古典詩詞中,意象運用的例子多不勝數,其中一個非常突出的意象,可說是「月亮」。「月亮」是一星體、自然物象,本沒有任何情緒情感而言,但詩人望著它,產生許多聯想,進而賦予所思所感,而這所思所感,在許多古典詩詞中所呈現出來的,是「思念」、「思鄉」。

錯別字 別弄錯

語文水平的評估是多層次的,其中按錯與對為基礎的評估,引起的討論最為廣泛。與優劣的基礎比較,對錯的基礎相對性更強。誰對誰錯,又應由誰來定對錯,眾說紛紜,莫衷一是。語文水平評估涉及對錯的相對性,主要源於字詞的運用,不當或錯誤運用字詞,以致張冠李戴,令人產生誤解,甚或啼笑皆非。

春天帶來的感傷

立春是二十四節氣之一。司馬遷《史記‧天官書》云:「立春日,四時之始也。」可知立春正代表了春天的來臨,是一年之始。《逸周書‧時訓》又云:「立春之日,東風解凍;又五日,蟄蟲始振;又五日,魚上冰。」東風重回大地,不但喚醒了藏在泥土中過冬的蟲豸,更融化了冰雪,讓魚兒可以在春水中暢游,到處一片生機盎然。春天是美好的,代表了新生,充滿了活力和希望。這是我們對春天普遍的認識。最近在課堂上跟學生提到了傳統文人的傷春之愁,他們很難理解,春天既是萬象更新,百花盛放,為什麼文人還會傷春?到底有什麼好感傷的呢?他們不知道,不管多美好的事物,在詩人詞人的眼裡,都可以看出不一樣的風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