歌盡桃花扇底風 十年一覺當年夢

略談二晏詞 之二

上期筆者和大家賞析了晏殊的名作《浣溪沙》(一曲新詞酒一杯),這期,筆者將繼續和大家一起賞析晏幾道的《鷓鴣天》(彩袖慇懃捧玉鐘)。相較於父親的際遇平順,兒子晏幾道卻遭逢起伏,我們從這兩首詞所描述的意境中略窺一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