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道禪道皆妙悟

嚴羽《滄浪詩話》提過「大抵禪道惟在妙悟,詩道亦在妙悟」。又說「其妙處透徹玲瓏不可湊泊,如空中之音、相中之色、水中之月、鏡中之象,言有盡而意無窮。」什麼是妙悟?不可湊泊,又如何可悟?音、色、月和象,一下子消逝,捉不緊,抓不住,今是而昨非,昨是而今非,如何把握事實的真相?最終如何可以得到覺悟?禪境和詩境如何湊泊?中國的詩歌理論受禪佛教影響,詩歌與禪宗接通了,自是境界翻了幾番。

文以載道為己任 知其不可而為之

(續1月13日期)

值得注意的是,犬儒的「獨善其身」與傳統儒家的「獨善其身」並不相同。儒家的獨善其身,是經過一番努力後的堅守本分。傳統儒家學者一方面強調天下有道,處事應有所為有所不為,於順境時更應以教化天下為己任;另一方面又明白世道多變,凡事未必皆如己意,於逆境時更可能幾經努力,但仍是有志難伸,可是他們仍應做好自己的本分,修養自己的品德,此即為「得志,澤加於民;不得志,脩身見於世。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。」(《孟子.盡心上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