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符號 能指所指

說起符號,我們通常會想起數學符號、標點符號,又或貨幣符號、星座符號等。那麼,文字是符號嗎?同學或許會說:「不,文字是字,不是符號。」這個問題如果由索緒爾(Ferdinand de Saussure)來回應,他的答案則是肯定的。

得意忘形 譯出新意

去年《超譯尼采》發行中文版,引起一眾讀者熱烈討論。這本日文的編譯著作,在日本當地狂銷超過100萬冊,在兩岸三地也輕易登上暢銷排行榜,話題性一時無兩。尼采是德國哲學家,大家都不會陌生,那麼,「超譯」是什麼呢?

評出創新 點出個性

文學批評常常被認為是文學創作的附庸,缺少獨立的創造性。朱自清在〈詩文評的發展〉就分析過這種看法:「有許多人以為詩文貴在創作,評者往往不是作手,所評無非廢話,至多也只是閒話。」中國的文學批評,自《文心雕龍》和《詩品》以後,系統成書的很少,材料零碎,常常不被重視,不過,那些分散在選本、詩話和文集裡的評點,其實亦有其獨特的個性和創造。

如何讀一本透明的書?

詩人夏宇在2007年出版了一本名叫《粉紅色噪音》的詩集,這本書很特別,因為它是透明的。詩人在書腰上說:「我覺得再也找不到更好的機會了,用透明書裝載一本噪音詩……我把它泡在魚缸和游泳池裡我讓它淋了幾天的雨……」33首詩的中英文版本,分別用粉紅色和黑色的油墨印在透明膠片上,熱熔釘裝之後,字句互相重疊,充斥著視覺的「噪音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