賽馬破壞規矩 作戰出奇制勝

有不少學者、教育工作者批評田忌之所以在賽馬中獲勝,主因是其軍師孫臏不依循比賽規則,把下等馬充當上等馬,上等馬充當中等馬,中等馬充當下等馬,以這樣的安排出賽,欺騙對手,無視體育精神,破壞共守的信約,從而獲勝。上等馬對上等馬,中等馬對中等馬,下等馬對下等馬,同級較量,正如在拳擊比賽之中,重量級、中量級和輕量級分等有序,在公平原則下比拚,體現人類競技的精神價值。社會最不想看到遵守規則的人期望落空,破壞規則的人反而獲得勝利。更有教育工作者引述嚴復說:「始於作偽,終於無恥。」嚴厲批評孫臏欺騙賽制的不道德行徑。

跨學科論文研田忌賽馬

《史記. 孫子吳起列傳》記載了中外馳名且饒有趣味的歷史故事-《田忌賽馬》。故事出自司馬遷手筆,利用歷史事件的組織安排來寫人物傳記,用以陟罰臧否,是紀傳體的寫法。主角孫臏,是孫武後人,也精通兵法。

以火為喻 脫離困境

蘇格拉底的洞穴之喻和魯迅的鐵屋子譬喻,都側重在困境的描述,在困境中覺醒者要帶領迷失者逃離險境的種種憂慮。覺醒者如何把迷失的人帶離困境是個東西方關注的文化問題。

撥亂反正 走出困境

流行歌曲《存在》開首兩句歌詞:「多少人走着卻困在原地,多少人活着卻如同死去。」揭示人存在的顛倒相,和人存在的困惑。如何撥亂反正,走出困境呢?那是人存在的覺醒問題。在東西方文學和文化裡有不少譬喻,揭示這個問題。

建立內在價值 在新時代覺醒

哲學大儒成中英先生在《新覺醒時代-論中國文化之再創造》一書提到,人類正身處巨大的時代變化之中,社會潮流、客觀現實都不會因為人的意志改變而逆轉。要能使人處此而臨危不亂,讓人面對洪流而不隨波逐浪,我們必須建立人內在的價值,從而激起人在新時代之中的覺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