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中夢誰為真幻定分界

人出生即離不開夢境,夢境與現實的討論在現代學術的分科來看,是心理學的範疇。夢境是潛意識的反映,心理學家認為人的情感與意識活動,可以從夢境之中略知一二。中國古代又如何看待夢境呢?中國文學的主題,很喜歡用夢境交代人生的真相,反襯人生的荒唐與荒謬。《莊子》的蝴蝶夢、《南柯太守傳》的黃粱夢、《紅樓夢》所說的太虛幻境,無不用夢境來表述人生,成就永恆的文學主題。

《列子.楊朱》:思辨治國與治心

儒家思想重在推己及人,親親而仁民,仁民而愛物。由愛自己的家人,推及愛身邊的人,由家庭推廣到天下。管理自己的家庭與管理國家,是否可以一以貫之?這是個頗費解的問題。《列子.楊朱》篇,提及子產與其兄弟的故事,就觸及這點。

來丹復仇記 ── 不可能成就可能

因為不可能,所以才能成其可能。《列子.湯問》記載了來丹報父仇的故事。話說魏國的黑卵為了一些私人恩怨殺死了丘邴章,丘邴章的兒子來丹想為父報仇,可是來丹他吃飯不多,身體瘦弱;走路只會順着風勢,弱不禁風。雖然來丹發誓要親手殺死黑卵,卻空有志向,苦無力量。這邊廂,仇人黑卵兇悍無敵,能以一敵眾,而且刀槍不入,力大無窮,黑卵自然不會把瘦弱的來丹放在眼內。強弱懸殊,復仇幾近絕望。

盜亦有道 天下無賊

《列子.說符》有個關於防盜的故事。話說晉國盜賊為患,國人苦不堪言。有個叫郤雍的人,能夠憑察看盜賊的容貌,看人眉宇之間,就能辨別他們是否盜賊。晉侯於是派這人監察盜賊的出現,結果千百個盜賊全部緝捕歸案。晉侯因此非常高興,告訴大臣趙文子,自己只任用一個人,就可以把全國的盜賊找出來,那有多好。文子回答說只憑觀察來捕捉盜賊,盜賊是捉不完的,而且郤雍必定不得好死。過了不久,眾盜賊認定郤雍令他們山窮水盡,走投無路,於是合力把郤雍殺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