頌牛頌馬少頌豬 以貌取人笑八戒

「豬」一身是寶,幾千年來給人類的貢獻極大極多,可是在人類美醜的價值觀下,卻遭受到極不公平的對待。頌牛頌馬等的詩詞很多,但寫豬的卻很少,這大概是詩人和知識分子只能走入牛棚,很少走進豬欄,難以借景抒懷。

名字含父母期望

鄭愁予和賈平凹的名字,恐怕是給人唸錯得最多的作家了,至少在我耳邊聽到的是如此!難怪的,誰叫詩人如此浪漫的從《楚辭》:「目眇眇兮愁予」及辛棄疾《菩薩蠻》:「江晚正愁予」中取來這滿懷故土家國的「愁我」名字呢?讓人「美麗的錯誤」地誤讀作「給予」的「予」,也是很自然的。(編按:應讀作愁「余」)至於賈平凹的「凹」,錯讀成「凹凸」的凹或「坳」更是常有。雖然查閱字典,這字的第一注音正正就是讀作「蛙」,可是日常生活中,卻不常用呢!而如果再要一般非文學愛好者,去知道他的原名就是「平娃」,然後他如何將「娃」轉作「凹」,那就真是有點強人所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