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點」分界 承前接後

近年來,經常看到電影、書籍、講座、論文等標題都慣用一個標點符號─「.」,如電影《愛.回家》、書名《我們.燦爛》,甚至樓盤名「譽.港灣」等。這個「.」究竟是甚麼標點?

褒乎?貶乎?

古漢語中有「一詞多義」的特性,這並不是本義和引申義所能概括的,有時,字詞的「褒貶」兩義也是並時共存的。例如「臭」指難聞氣味和醜惡形象,多配為「惡臭、體臭、銅臭」等詞;但「臭」在古漢語指的氣味是可香可臭的,如《易經˙繫辭》謂「同心之言,其臭如蘭」,就是以「蘭臭」解作香味,比喻朋友情意相投,氣味相合。這正是古漢語「美醜同詞」的特性。

喚醒感官,尋找細節

詩人北島近年駐足香港,去年曾在一篇訪問中談到「我們生活在一個沒有細節的時代……意識形態化、商業化和娛樂化正從人們的生活中刪除細節,沒有細節就沒有記憶,而細節是非常個人化的,是與人的感官緊密相連的」,此話一直叫我心有戚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