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臨文學現場 感受作家情思

筆者在文學課上講解文學作品時,除了著重同學能否理解文中寫作技巧、主題思想等基本資料外,還十分重視同學們的「感受」,希望同學可從不同角度感受文中作者的所思所感,其中一個方法是,設法將文學作品中的人與事跟同學「拉上關係」。例如,張愛玲《封鎖》開首著力描述上世紀40年代上海的城市面貌:「在大太陽底下,電車軌道像兩條光瑩瑩的,水裡鑽出來的曲,抽長了,又縮短了;抽長了,又縮短了,就這麼樣往前移—柔滑的,老長老長的曲,沒有完,沒有完……」張愛玲借用連綿不斷的電車路,營造出一種死寂沉悶的氣氛,藉以表達當時淪陷區人心惶惶,了無生氣生活面貌。為了讓同學「感同身受」,筆者找來港島中環一帶的電車路照片,然後請同學想像一下:如果平日熙來攘往的中環,頓然街上沒有人,只剩空空的街、長長的車軌,感覺是多麼蒼涼!

中國語文的感情

「每逢學期尾,我除了忙於日常教學、批改作業外,就是跟學生會面。同學們在準備習作、論文與報告時遇上疑問,都會把握每一個機會向老師提問:在課室外、升降機裏、走廊上,甚至食堂排隊買東西吃時,我隨時都會遇到「問題學生」。曾經不只一次,同學們一見到我就心急地說:「曾老師,你幾點得閒,我想見你。」我頓時感到有點疙瘩,之後就回應說:「好的,就約XX時在辦公室見面吧﹗」「我想見你」這句話語態直率,清楚表達要求,在日常生活,如朋輩、親人、情侶之間的對話中常見。然而,在上述師生對話的語境中,學生求教於老師,如果用「我想見你」便不太禮貌,甚至令人感到像是上司有事要吩咐下屬說:「xxx我想見你,你到我辦公室來﹗」

從平凡中看出不平凡

在文學創作課中,同學們時常為找尋寫作題材而煩惱。他們大多不是沒有東西想寫,反而是千頭萬緒,不知從何說起。遇到這種情況,我往往會教他們先不要三心兩意,嘗試選定身邊一件事物,反覆察看,深入了解,再試試將自己想說的話或想抒的情與事物連繫起來,這樣就能做到「詠物抒情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