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絕武功雖高 大俠只有一個

金庸認為「小說中所寫的,通常是特異的、不正常的事件與人物。武俠小說尤其是這樣。」(金庸《韋小寶這小家伙》)雖然不是所有「俠」皆能「武」,但有些武俠小說為增加小說的可讀性,特別渲染俠客的武藝,有的更賦予主角特別能力,他們不但精通武藝,還懂得法術,可把劍化為寒光成為飛劍,或馭鳥飛升,如還珠樓主的《蜀山劍俠傳》,便是當中的經典。書中以四川峨嵋山的神奇傳說為創作背景,設有劍仙一類的神仙人物,不但能飛行絕跡,更能一道白光,用手中的飛劍,取人首級於千里之外。

騎士俠士 似而不同

中世紀的歐洲與春秋戰國時代的中國可謂十分相似,各國交戰頻繁,封建貴族階層為穩固自身的權力,便建立他們的騎士軍團來統一力量。凡能以馬匹裝備為封主參戰並接受冊封者,皆可為騎士;國家又以采邑作為騎士制度的經濟基礎,進行層層分封,人們皆以受封為騎士感到自豪。

行事不合律法 背後品德高尚

由於俠客一般不受制於法律,行事果斷,個性鮮明,所以他們的事跡,往往是人民感興趣的內容。傳統文本中,我們常見「俠」與「武」並舉。然而,是否凡「俠」皆可能「武」?

保留小說精神 情節角色可刪

香港最常青的電視劇集,一定是改編金庸武俠小說而成的電視劇集。不論是哪一個世代,是在境內還是海外,只要是華人,只要會看華語劇集,總有機會看過由金庸原著改編的武俠劇集或電影。

做「好人」還是「真人」?

隨着現今社會進步,個人需要漸被關注,不同界別都提出,人們應聆聽自己的聲音,關注自己的需要,這樣才能有效管理自己的情緒,發展健康的人際關係。矛盾的是,從懂事開始,我們便不斷被灌輸各種知識及價值觀,需要為得到他人的認同而努力。文學反映人生,不少文學作品中的角色,便是為了要滿足別人的期待而迷失了自己,強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,甚至偽裝成不是自己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