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備託孤暗勒索 諸葛亮只能點頭

情緒勒索雖然最常出現於極不平等的上下關係中,但其實日常關係融洽者,也可能出現情緒勒索。如劉備與孔明可謂達到十義中的「君敬臣忠」,然而劉備臨終前於白帝城託孤,可謂情緒勒索的佼佼者。劉備於病危時召見諸葛亮,希望他能輔助太子劉禪:「君才十倍曹丕,必能安國,終定大事。若嗣子可輔,輔之;如其不才,君可自取。」

儒家與「情緒勒索」

人是群居動物,應如何與人相處,自古以來都是一門大學問。先秦儒家以五倫為中國主要的人際關係,並提出十義:君敬臣忠、父慈子孝、夫義婦順、兄友弟恭、朋誼友情,認為每個人若能各行其義,當能建構理想的社會人際關係。

文以載道為己任 知其不可而為之

(續1月13日期)

值得注意的是,犬儒的「獨善其身」與傳統儒家的「獨善其身」並不相同。儒家的獨善其身,是經過一番努力後的堅守本分。傳統儒家學者一方面強調天下有道,處事應有所為有所不為,於順境時更應以教化天下為己任;另一方面又明白世道多變,凡事未必皆如己意,於逆境時更可能幾經努力,但仍是有志難伸,可是他們仍應做好自己的本分,修養自己的品德,此即為「得志,澤加於民;不得志,脩身見於世。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。」(《孟子.盡心上》)

《史記》盡錄價值觀 人生追求可不同

不同於一般史書,司馬遷《史記》的書寫對象涉及面十分廣泛,上至帝王諸侯,下至販夫走卒,皆為《史記》記載的人物,充分表現司馬遷以人為本位的歷史觀;當中的歷史世界是一個全面的社會,凡推動歷史者皆在其中,肯定不同的人生取態。書中每一個人物都有其人生取向,追求的人生價值也不盡相同。如隱士、遊俠、刺客等人物,他們或堅守己道,拒絕出仕成就功名的機會(如伯夷、叔齊);或視社會規範如無物,只求快意恩仇(如劇孟、郭解),或為報知遇之恩,毫不計較得失,甘願以身犯險(如豫讓、聶政)。他們往往「深藏身與名」,所追求的並非一般的主流價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