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史記》盡錄價值觀 人生追求可不同

不同於一般史書,司馬遷《史記》的書寫對象涉及面十分廣泛,上至帝王諸侯,下至販夫走卒,皆為《史記》記載的人物,充分表現司馬遷以人為本位的歷史觀;當中的歷史世界是一個全面的社會,凡推動歷史者皆在其中,肯定不同的人生取態。書中每一個人物都有其人生取向,追求的人生價值也不盡相同。如隱士、遊俠、刺客等人物,他們或堅守己道,拒絕出仕成就功名的機會(如伯夷、叔齊);或視社會規範如無物,只求快意恩仇(如劇孟、郭解),或為報知遇之恩,毫不計較得失,甘願以身犯險(如豫讓、聶政)。他們往往「深藏身與名」,所追求的並非一般的主流價值。

蒙館教道德品格 蒙學包五行數理

過去這一兩個月,是香港幼稚園最熱鬧的時間。不少爸爸媽媽(甚或全家總動員)為求得到心儀學校的取錄,早就安排好自己的時間表,以配合校方的行政安排。時候到了,只見拿取╱遞交入學表格的是一條人龍,準備面試的又是另一條人龍。人龍各區可見,可見現今家長越來越重視幼兒教育。其實古代也有專為幼兒而設的幼稚園,這類用作啟蒙的學塾一般稱為蒙館,而當中所教授的內容則為蒙學。

網絡行義 勿忘「實幹」

現今社會資訊發達,網絡力量更有逐漸取代傳統傳媒監察社會角色的趨勢,揭露不少社會問題,如近日的護老院風波、家傭虐兒事件等,都是先從網絡發布信息,再引起輿論,從而促使有關當局正視問題。

射技:不求急中 但求合法

鄭玄《三禮目錄》曰:「禮者,體也,履也,統之於心曰體,踐而行之曰履。」儒家認為禮的內涵包括禮儀與禮義二者,禮儀是禮的表現形式,禮義則是禮的內在精神,而種種禮儀乃人心萌發的表現。是以禮的具體表現,除了要求行為的實踐,也講求內心的誠敬,而身體便是當中重要的道德載體,人們將內心的誠敬藉着身體對禮儀的實踐加以表達。若沒有身體成為當中的行為載體,儒家的禮學精神便將無從實現。由是,儒家十分重視施禮者能否身禮合一,並強調以身訓禮,認為觀其行可知其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