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氣女帝也有柔情時

武則天(公元624-705),并州文水縣(今屬山西省)人,是中國歷史上唯一掌握君權而得到普遍承認的女皇帝。唐太宗賜號「武媚」,於高宗時初為昭儀,後為皇后(尊號為天后),與高宗李治並稱二聖。她於公元690年自立為武周皇帝,並在705年退位以後,成為歷史上唯一的女性太上皇,並改名為「曌」(意即認為自己好像日、月一般,高掛於天)。史家對她從政的功過,眾說紛紜、褒貶不一;武則天除了在政治舞台留名萬世,在文學史上亦留下足跡。據《全唐詩》所載,武則天存詩四十餘首;作品多記述自身以外的事物,或寫饗歌祭樂、或寫遊宴山水等。若想從詩歌了解她的內心和性情,則不能略過她的《臘日宣詔幸上苑》和《如意娘》兩首作品。先看武后寫的《臘日宣詔幸上苑》:

賞柳永《八聲甘州》

柳永,北宋詞人。字耆卿,初名三變;因排行第七,又稱柳七。柳永在世時並未為人重視,但因擅長填詞,且時常出入歌台舞榭,故深受歌妓笛工所歡迎。柳詞工於離情別緒、旅行役,雖一生未遇,但他留下的詞作,卻得到很好的評價,是為宋詞發展史上的一道豐碑。筆者欲透過耆卿的名闋《八聲甘州》(對瀟瀟雨灑江天),跟大家一起賞讀柳永筆下的旅相思:

詞話東坡 憑詞遣懷

蘇軾(1037-1101),字子瞻,號東坡居士,四川眉山人。嘉祐二年(1057)中進士,官至禮部尚書。北宋元豐三年(1080),蘇軾因「烏台詩案」而流放黄州(今湖北黄岡)。在謫居黃州期間,蘇軾寫下好些自我抒懷的詞作,比如〈臨江仙〉(夜歸臨皋):

歌盡桃花扇底風 十年一覺當年夢

略談二晏詞 之二

上期筆者和大家賞析了晏殊的名作《浣溪沙》(一曲新詞酒一杯),這期,筆者將繼續和大家一起賞析晏幾道的《鷓鴣天》(彩袖慇懃捧玉鐘)。相較於父親的際遇平順,兒子晏幾道卻遭逢起伏,我們從這兩首詞所描述的意境中略窺一二。

無可奈何花落去 一番花事又今年

略談二晏詞 之一

我們在閱讀語文課的指定讀本或課外的文學作品集時,很多時候,也會連帶看到作家的生平簡介。大家有否想過,為何我們要認識作者生平?其實文學作品的內容,往往反映作者的生活環境、個人境遇、見聞或心情;因此,若我們對作者的背景有所了解,便更能意會他們筆下的文字內容。就如北宋的兩位詞人──晏殊、晏幾道父子(世稱「二晏」或「大小晏」),父親是太平宰相,際遇平順、未遇波瀾;兒子本屬貴家公子出身,後來父親辭世、家道中落,更因事下獄,晚年窮困辛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