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在言外

「言外之意」、「意在言外」是中國古代文學評論的重要概念。這個觀念是從先秦的哲學著作而來,如《周易.繫辭》中有「言不盡意,書不盡言」之語,意即語言及文字均無法把一個人想要表達的意思,百分百地表達出來。像《莊子.秋水》篇亦有「可以言論者,物之粗也;可以意致者,物之精也。言之所不能論,意之所不能察致者,不期精粗焉」的觀點,認為語言文字,一般只能表現事物之大概;當中最精妙的意思,往往無法用語言適切表達出來。

偶讀現當代文學(下)

余華《古典愛情》

不少人把小說視為消閒讀物。但對當代作家余華來說,他所寫的《古典愛情》,其用意絕不止於此。作品所交代的,是一個以顛覆為主要目的的愛情故事:以男主角柳生意欲考取功名為始,起初還記得這是父母的期待,後來在赴京路上偶遇富家小姐惠,便把雙親的心願忘記得一乾二淨;試後名落孫山,柳生回到昔日熱鬧的城鎮,驚覺人事全非,且有人肉買賣的事情。小姐淪為供人食用的商品,柳生強行贖回重創的小姐,繼而為其安葬,最後因偷看埋在地下、正值重生過程的小姐,最後落得孤單收場。作者苦心鋪陳,為的是要讀者從荒誕的戲碼,引發我們重新檢視小兒小女的面貌──愛情故事,一般給人的印象是浪漫唯美,而作品所展現的,卻是讓小姐在柳生面前,展現肢體被砍掉的血腥殘暴。再者,余華存心打破大團圓結局的「規律」,故事結束的一幕,是在提醒讀,愛情不一定是朝暮廝守的。作品除了透過內容,傳遞作者鼓動逆流的意圖,還以「古典」來替故事命名,致力一洗才子佳人的刻板形象,為讀者帶來別開生面的寫作情景。

偶讀現當代文學(上)

由於本港中學課程沿襲殖民教育的編制,把語文及文學分家,以致「中國文學」對莘莘學子來說,變成一個術語,有種似乎難以企及的錯覺。其實,文學二字並非遙不可及,特別是以白話文寫成的現當代作品。筆者嘗試列舉新詩、小說、散文作品各一,簡略說明作家運用了幾種不同的體裁,以表現個人對歷史事件的感覺、展現反傳統的寫作手法及書寫眼前的時代變化。

元白詠松

現代人的生活方式,日復一日,愈加依賴科技產物(如智能電話、電腦、交通工具等);在混凝土城穿梭的我們,跟自然景物的距離,若與古代相比,確是相去甚遠。筆者記得,往日在大學上《楚辭》課時,作品裡頭寫有各式各樣的植物名稱;老師半開玩笑的說,現代人不得不重新認識這些名目,可見我們現在是五穀不分的了。自古以來,多少詩人以花鳥草木為吟詠的主題,這不單反映他們跟大塊的密不可分,同時也能看出,前人把品格、情意寄寓天地的追求。

詩無達詁

西漢思想家董仲舒在《春秋繁露》裏提到「《詩》無達詁」的概念,這句話本來應是特指《詩經》的作品而言,後來引申至其他詩作。「達詁」是指通達、確切的解釋,在文學課堂上,這是不少學生對學習內容的期望。其實除了詩歌,即使是其他類型的文學作品,如散文、小說、詞曲、劇作等,讀者對其內容的看法和解釋,往往難有定說。在基礎教育的階段,具體來說諸如小學、中學,教程往往為學子提供所謂的「標準答案」,這種做法是情有可原的,否則便會加大了評核學習表現的難度。但在課堂以外,我們不妨容許自己對事情抱有一種以上的看法,讀詩詞等文學作品如是,學習如是。